歡迎進入河北洲銘影視傳媒有限公司!

首頁 > 洲銘新聞  > 行業動態
返回

河北影視制作公司講解電影如何講好故事

來源:www.cqhilp.tw 發布時間:2018年10月30日

電影就是用攝像鏡頭給觀眾講故事的藝術,故事講得好與壞,決定著電影的成功與否,今天,河北影視制作公司小編來講解電影如何講好故事。


   從十九世紀末電影被發明至二十世紀初電影開始專注于長片,一百多年來,電影始終致力于一件事:講故事。無論是格里菲斯的剪輯革新還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體驗,都是在用不同手段完善、豐富、創新電影講故事的手段。所以,這是一個宏大的問題,羅伯特麥基用一本書的篇幅闡述了什么是電影故事,如何用電影講故事。可能大部分觀眾不知道什么是好的電影故事,但相信每個人都會對一部電影的故事有自己的認識,簡單到“好”或者“不好”。那么,簡單一點,專注于電影“講好故事”的標準和答案是什么?

  石家莊影視制作小編認為好的電影故事就是:用電影語言講述一個故事的開頭、經過和結尾,讓觀眾移情于故事人物、沉浸于故事節奏、專注于故事發展、滿足于故事結局。
  用電影語言:包括敘事推進、鏡頭剪輯、人物臺詞、攝影布光等所有電影元素。這是電影講故事的手段和途徑,就像色彩線條之于繪畫、光影構圖之于攝影、文字之于小說。在這方面做的好的電影比如《唐人街》的環環相扣的敘事結構、《戰艦波將金號》極富情緒感染力的鏡頭剪輯、《安妮霍爾》精彩幽默睿智的人物對話、《黑客帝國》的“子彈時間”攝影。

  講述一個故事開頭、經過和結尾:一個合格的電影故事,必然經歷開頭、經過和結尾。用電影術語來說是:建置、沖突和解決。

  建置階段:陳述故事的人物、背景,告訴觀眾你要將關于誰、關于什么的故事,并引出整個故事的沖突。
  比如姜文的《讓子彈飛》,電影故事開始的建置階段,交代了故事人物身份,劫匪、貪官、惡霸等,給了主要人物戲劇需求:劫匪要錢財、貪官要活命、惡霸要趕走劫匪等,并通過劫火車這一事件引出了全片的電影故事最大的沖突:劫匪與惡霸的斗爭。

  沖突階段:是整個故事情節的變化、發展、推進過程。對于建置階段引出的故事沖突,電影人物怎么應對了?結果是正向的還是負向的?故事的沖突是加劇了還是緩和了?等等這些問題就是電影需要在這個階段呈現給觀眾的。
  《讓子彈飛》在故事的沖突階段,通過小六慘死、勇敢赴宴、暗殺夫人、分發錢財、綁架黃四郎等事件不斷加強主要電影人物的戲劇沖突,改變其力量對比,推動故事的發展,直至最后導致劫匪VS惡霸你死我活的決斗。

  解決階段:這是整個故事最關鍵的一環,簡單來說就是解決了整個故事情節,經過電影故事漫長的講述把導致的最后結果呈現給觀眾。這點之于電影故事,簡直不能重要更多,相當一部分所謂“講不好故事的電影”敗筆就在于此,如結尾設置突兀不夠合理、人物戲劇性需求沒有結果、之前伏筆沒有呼應、某些電影人物無故消失等。好的電影故事,是將故事矛盾結果呈現給觀眾、將電影人物戲劇化需求予以解決、將故事的情緒情感最終釋放,讓觀眾有“心滿意足”的觀影體驗。 

《讓子彈飛》的故事解決階段:通過之前故事對人物性格、行為方式的塑造,在故事主要矛盾“劫匪VS惡霸”中,最終以劫匪勝利解決了故事矛盾,然后所有人物結局都得以合理化解決,讓觀眾產生了一種“這是《讓子彈飛》完整故事”的滿意觀影體驗。  

        如果這些還不夠直觀,那么舉一個極端的例子:《萬萬沒想到》(算不上嚴格意義的電影,但也有借鑒價值),在開頭“我叫王大錘,是。。。。。”開始介紹人物、背景及主要矛盾,過程中通過王大錘與其他力量之間的互動推動故事發展,最后“我叫王大錘,萬萬沒想到。。。。。。”來結束整個故事。這就是一個鮮明的故事開頭、經過和結尾。

  移情于故事人物:一個好的電影故事中,故事人物是真實可信、動機明確、訴求清晰、行為合理的,因此可以讓觀眾相信這個故事人物的真實存在性,進而對其產生情感共鳴,傾向于站在電影人物的視角去經歷這個電影故事。

  比如希區柯克的《后窗》,導演不留痕跡地刻畫了一個偏執、冒險、好奇心旺盛、思維縝密的攝影師作為偷窺的人物,同時用受傷來給其偷窺的動機和時間,用職業為其提供偷窺道具。這樣就能讓觀眾相信人物所有動作都是合理且自然的,于是才會為電影人物的喜怒哀樂或嬉笑怒罵或緊張壓抑。反觀《小時代1》,宮洺錄取林蕭的情節就不會讓觀眾移情,因為在沒有背景鋪墊和人物刻畫的前提下,觀眾們會本能認為宮洺的錄取行為根本不合常理,因為以現實經驗來說,沒有面試者會因為笨和不修邊幅被老板錄用。

 

  沉浸于故事節奏:電影故事是需要節奏的,比如經典化電影敘事會分配電影情節高潮的布局、主副情節的時間分配。對于故事帶來的情感,也是會隨著情節的發展而逐漸變化。電影會設置若干或大或小的“情節點”借以改變故事走向、情感轉化、力量對比、價值反轉等,此時觀眾會跟隨節奏產生相應的情緒變化。

  比如大衛芬奇的《七宗罪》在我看來就是堪稱經典的故事節奏。前六宗罪案一件殘忍過一件,在兩名警探求索過程中,兇手逐漸浮出水面,從開始的罪犯作案占優到警探發現處于劣勢,再到結局警探被罪犯心理完成布道。而次要情節方面,也隨著故事發展呈現了年輕警探的成長和老警探的回歸,故事節奏緊張明快,不拖泥帶水。

 

  專注于故事發展:觀眾不會喜歡看一些沒有因果關系的片段組成的影片,他們對于電影最大的需求是故事,就像剛才說的,故事是需要一個開頭、經過、結尾的過程。而所謂的專注,就是故事要緊密聯系環環相扣,按情節安排逐步推進講述,觀眾對故事進行就會集中注意力。

  比如奉俊昊的《殺人回憶》,電影用兇殺案開局,講述了警察調查、兇案不斷,呈現一個經典的“破案”故事,電影故事講述過程中,對于兇殺案的不斷深入,警察和兇手都在不斷變化和較量,整個過程在邏輯上嚴絲合縫。而就像問題里說的那樣,《小時代》對于故事發展處理相對薄弱和混亂,沒有嚴格的邏輯和合理的動機,讓觀眾產生情節與情節之間沒有關聯的感覺,也就會有“MV拼湊”的評價。

 

  滿足于故事結局:好的電影故事通過前期講述,其所呈現的結尾無論是何種價值觀,都應該讓觀眾相信其合理性,而不是讓觀眾區質疑:某某(電影人物)應該如何就會如何。所謂的滿足,就是觀眾相信這是必然的故事結尾、情緒得到解釋、情感得以釋放、價值得以傳遞。

  比如樸政勛的《新世界》,李子成人身、家庭、未來受到威脅,毫無退路,最終殺掉上司姜科長,干掉所有競爭對手,坐上黑幫一把交椅。這個結局之所以讓觀眾相信,是因為故事講述過程中我們已經看到了他被姜科長、競爭對手和手足兄弟逐漸逼到不得不做這種選擇的境界。雖然其結尾價值觀是邪惡戰勝了正義,但同樣給觀眾帶來了滿足的觀影體驗。那么反觀一下《小時代》,其最后的結局雖一定程度上合理,但電影故事的失敗難免讓觀眾覺得電影人物悲慘的結局是“作”出來的咎由自取,幸福結局是湊巧出來的幸運。

 

  綜上只是對好的電影故事的模式化總結,我一直相信:一個好的故事不一定成就一部精彩的電影,但一個精彩的電影必然有一個好的故事。具體說到《小時代》,郭導演完全沒有達到可以玩弄電影故事敘事技巧的水平,但又無法做到上述“好的電影故事”中規中矩講述,這個大致放在中國電影都是一個通病,其癥結在于電影工業體系的不完備,所以才會讓觀眾覺得“都不能講好一個故事”。

 

本文石家莊影視拍攝公司小編講述了電影要如何講故事,并列舉了正反案例,供您參考,希望對您有幫助。

相關文章

福彩3d今日试机号